{page.title}

关系交恶沙特宣布与伊朗断交(图)

发表时间:2021-10-12

  中东从不缺少戏剧性线日突然宣布与伊朗断交的消息,依然让刚刚迈入新年门槛的世界打了一个大寒战。紧接着,沙特盟友巴林、苏丹和阿联酋4日先后作出表态,宣布与伊朗断交或外交关系降级。

  沙特和伊朗都是中东地区的重要产油国,两国关系交恶的消息传出后,引发国际原油市场震动。

  沙特外交大臣阿德尔朱拜尔3日在首都利雅得举行的记者会上宣布这一决定,“沙特将断绝与伊朗的外交关系,要求所有伊朗外交人员……48小时之内离开”。

  沙特司法机关2日处决了47名犯有罪行的囚犯,其中包括知名什叶派教士奈米尔,引发伊朗国内什叶派民众强烈抗议。2日晚,伊朗示威者冲击沙特驻伊朗大使馆,打砸使馆门窗并纵火焚烧使馆部分楼体。

  按照朱拜尔的说法,沙特当局曾要求伊朗方面确保使馆安全,但伊方不合作,没有提供保护。

  沙特外交部发言人纳克里说:“这并非首次沙特驻德黑兰和马什哈德的外交机构遭犯罪攻击而伊朗当局不干预。”沙特通讯社援引他的话报道,事发当晚,沙特外交人员居住的几个街区还停电一小时。

  纳克里说,沙特驻伊朗的47名外交人员及其家人已经在阿拉伯联合酋长国的帮助下,平安回国。他感谢阿联酋提供帮助,尽管“伊朗当局方面设置障碍”。

  就沙特宣布断交,伊朗副外长阿卜杜拉希安率先作出回应。他经由伊朗国家电视台说,沙特无法通过断绝与伊朗的关系来“掩盖”其处决一名什叶派宗教人士的“大错误”。

  伊朗总统哈桑鲁哈尼同样谴责沙特的处决行为,但认为冲击沙特使领馆的做法“完全不合理”,说那是“极端分子”所为,敦促指控肇事者。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安萨里4日说,沙特宣布与伊朗断绝外交关系是巨大的错误,此举只会进一步激化矛盾。

  安萨里指责沙特通过制造冲突来掩盖其内部矛盾。他表示,只要沙特当局继续制造冲突,两国关系不可能恢复。伊朗政府已经极力控制民众的愤怒,并将根据国际公约要求保护在伊朗的外国外交使团安全。

  沙特宣布与伊朗断绝外交关系后,沙特盟友巴林、苏丹和阿联酋4日先后作出表态,宣布与伊朗断交或外交关系降级。

  巴林政府4日宣布断绝与伊朗外交关系,并责令伊朗外交人员在48小时内离境。同时,巴林决定关闭其驻伊朗使馆并撤回外交人员。

  阿联酋官方通讯社同日晚些时候报道,阿联酋已召回驻伊朗大使,宣布与伊朗外交关系降级,从大使级下调至代办级。此外,阿联酋还将限制常驻该国的伊朗外交官数量。此外,苏丹外交部也发表声明,宣布与伊朗断交。

  另外,沙特和伊朗作为产油大国,两国关系交恶还触发国际油价4日上扬。纽约原油期货价格跳涨约3%,升破每桶38美元关口,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也上涨超2%。IG市场经纪公司分析师伯纳德阿乌说,因担忧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可能危及原油供应,“新年伊始,国际油价开始好转”。

  在不少观察人士看来,知名什叶派宗教人士奈米尔被处决只是引发沙特和伊朗两国紧张关系升级的导火索。受宗教、种族、经济和地缘政治等多种因素影响,沙特和伊朗两个海湾大国长期以来互为对手,虽然表面上关系尚能维持,但暗地里早已剑拔弩张。

  1979年,伊朗宗教领袖霍梅尼领导的伊斯兰革命推翻了巴列维王朝,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成立。但对此,逊尼派大国沙特担心,伊朗会向周边国家输出什叶派革命思想,扩大自身的影响力。两国关系趋于紧张。

  上世纪80年代,伊朗与伊拉克爆发战争,沙特选择支持伊拉克,试图压制伊朗可能出现的对外扩张。1987年7月,沙特和伊朗两国紧张关系险些走向崩溃,402名朝觐人员当时在沙特麦加发生的冲突中丧生,其中包括275名伊朗人。在伊朗首都德黑兰,民众走上大街抗议,冲击沙特大使馆,并火烧科威特大使馆,有一名沙特外交官丧生。

  1988年4月,沙特国王法赫德本阿卜杜勒-阿齐兹宣布断绝与伊朗的外交关系。1991年3月,沙特和伊朗恢复了外交关系,并就朝圣问题达成协议,但两国关系依然紧张。

  1997年5月哈塔米当选伊朗总统之后,伊朗政府推行温和的外交政策,努力改善同沙特等海湾国家的关系。1998年5月,沙特外交大臣费萨尔访问伊朗,向哈塔米转交一封沙特国王法赫德的信,并与伊朗签署加强合作的协议。1999年,哈塔米访问沙特,成为伊朗伊斯兰国革命后首名访问沙特的伊朗总统。

  2003年,伊拉克战争爆发,打破了中东地区的力量平衡,教派冲突加剧。随着伊朗在海湾地区强势崛起,沙特认为,伊朗企图通过挑起阿拉伯国家教派冲突来实现地区大国的野心。因此,两个国家近年来在多个国家或关键问题上展开明争暗斗,或扶植代理人,或亲自上阵。

  在伊朗核问题上,沙特一直忧心忡忡,担心伊朗试图通过掌握核武在海湾地区取得战略优势。根据“维基揭秘”网披露的美国外交文件,沙特领导人曾经推动美国对伊朗核项目采取强硬态度,包括可能动用武力。

  对于去年伊朗和伊朗核问题六国达成的协议,沙特一直出言谨慎,担心一旦西方制裁松绑,伊朗崛起指日可待,不仅对沙特构成更大安全威胁,还将成为沙特在国际石油市场上的竞争者。

  在当前的中东地区,伊朗和沙特分别被视为什叶派和逊尼派“盟主”,它们在多个国家支持和扶植本国的代理人。其中,伊朗背后的支持者包括叙利亚、伊拉克和黎巴嫩的什叶派力量,沙特背后则是海湾国家和中东大部分逊尼派国家。

  2015年底,沙特还牵头组建包含多个国家的伊斯兰反恐军事联盟,但将伊朗拒之门外。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沙伊断交是两国长期蓄积的深层次矛盾的总爆发。如果说双方此前在地区博弈仅限于“代理人战争”的话,那么此番断交将使双方博弈从幕后走向台前。

  鉴于双方在中东地区的分量举足轻重,两国断交必然会对中东和平安全与地缘政治产生重大影响。

  首先,加剧地区国家局势动荡。一方面,沙特和伊朗已深度介入叙利亚和也门内乱,沙伊断交给叙利亚和也门问题政治解决带来更多不确定性;另一方面,地区安全真空为地区外大国博弈留出空间,外部势力的进一步介入也将使地区局势更为复杂。

  其次,不利于地区反恐。近几年来,各种极端在中东安全真空中乘机坐大,“基地”组织、“伊斯兰国”等极端恐怖组织连点成片。中东反恐形势近期出现向好迹象,但沙伊关系恶化恐削弱地区反恐合作,导致地区国家失序,恐怖势力进一步外溢,对地区乃至全球构成新挑战。

  再次,加剧地区教派分裂。沙伊关系恶化将导致地区逊尼派和什叶派之间矛盾更加凸显,一方面可能激化沙特和一些逊尼派国家内部矛盾,另一方面恐将刺激教派冲突在伊拉克等其他国家升级。

  尽管有人猜测沙伊断交可能将进一步演变为双方直接的军事对抗,但分析人士从伊朗总统鲁哈尼的话中听出了避免矛盾升级的意味。鲁哈尼3日在谴责沙特的同时,也表示伊朗民众袭击沙特使馆的行为“不正当”,是“不负责任的犯罪行为”,此举将“损害伊朗的信誉”。

  对于沙特阿拉伯与伊朗的紧张局势升级,我们感到非常遗憾。在我们看来,这两个穆斯林大国不仅在所在地区具有影响力,在国际舞台和石油市场也是如此。如果有必要,俄罗斯愿意扮演调停人角色,帮助两国解决现有的和未来可能出现的一些矛盾。

  我们认为,外交接触和直接对话对于解决分歧依然至关重要……我们继续敦促这一地区领导人采取积极措施平息局势。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柯比表示,美国担忧局势进一步动荡,鼓励沙特和伊朗外交接触

  希望有关方面保持冷静和克制,通过对话和协商妥善解决分歧,共同维护地区和平与稳定。·携手多方整治“马路上的烟囱”